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翰林书院 > 玄幻奇幻小说 > 永夜君王最新章节

章二十一 中兴之兆

永夜君王 | 作者:烟雨江南 | 更新时间:2017-11-02 10:20:32
推荐阅读:巫神纪仙武同修五行天灭世武修元尊全能运动员雪鹰领主农家仙田飞剑问道都市奇缘
    千夜敢于越三级挑战,并且还赢了,勇气和实力都值得称赞。但这世界并不缺少天才,也不是永远都能越级挑战的,他若遇到其他三阀子弟还这么做的话,很可能铩羽而归。

    再换个角度看,等级不够高又被逼得越级挑战,也是战略上的失误。

    说过千夜,免不了提到宋阀其余子弟,睿亲王饮了杯酒,从容道:“子承不错,心性沉稳,宽厚大气,又不缺乏谋略手段。听说他在赛前就和子宁结盟,最终取得武功第二,军略第一,政论第一的成绩,现在是稳稳的第一继承人。子承天资中上,又勤奋努力,将来战力当在中,将和上,将之间,不算高,但守成也是有余了。”

    宋阀众人纷纷点头,安国公夫人也颇有同感。

    接着睿亲王双眉皱眉,似有些难以决定,片刻后才说:“至于子宁,很难给他下定论。‘三千飘叶诀’据说是天演之术,可在子宁手里,战力也不弱。他进境实际上是极快的,却丝毫没有根基不稳的迹象,实在非常难得。不过我偶有耳闻,似乎子宁有些沉溺女色?并且是与士族联姻对象?”

    宋仲年和太上长老脸色顿时有些尴尬。此事说起来,当年是长老团集体评定的结果,其实也有族内势力平衡的原因在里面。

    但凡门阀世家,哪怕是旁系庶支也不愿拿自家子弟去和士族联姻。宋子宁父系母系羸弱,当年修炼天赋也评价不高,却顶着一个嫡子的名头,就此被长老团选中。宋仲年为安抚族人,也默认了这一结果,并没出来为这个孙子说话。他既然是阀主,总要为族里做点牺牲。

    谁曾料到,宋子宁会如此一鸣惊人。要知道,他从族内所得资源与宋子承、宋子安等人根本无从相比,竟然还能有如此成就,如果这都不叫天资,那什么才是天资?

    大考之后,宋子宁已经是第四代公认的第一天才。不仅是第四代,就是上一代也要被他横扫。而宋子宁一手创建的宁远重工,也通过那套六级武备展现了实力。

    如此看来,宋子宁无论经营手段还是武学天赋,竟然一应俱全,至少在宋阀年轻一代中可算鹤立鸡群。只要不影响修炼根基,什么性情风流,爱好杂学,就是一种风雅,没有根基还要弄这些,那才叫纨绔。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宋阀已经把宋子宁推出去与士族联姻了。对于帝国贵族阶层来说,绝无可能接受一个士族女人成为门阀的当家主母,而有这段婚约在,也不会有高门贵女愿意成为宋子宁的平妻。

    就算未来取消婚约,也是个抹不去的痕迹。不管什么原因毁约,都会被清流诟病,而能娶到的贵女身份也会降上一等,至少宗室绝对不会考虑嫁女。

    这才是宋子宁的一个硬伤。两姓婚姻,血脉相融,在这个并不和平的世界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可靠而有力的联盟。不能联姻高门大阀,等于凭空少了一半助力。

    睿亲王的正妻是宋仲年嫡女,他在朝堂中主管的民事部分,很多地方也需要宋阀支持,因此在这种场合说话就没什么顾忌。不过他也无意太过深入地干涉宋阀内务,看到场面尴尬起来,就有意转换话题。

    睿亲王略一犹豫,道:“说起来,近期有些动向,或许值得关注。其一,风闻张伯谦伤势一愈,就要挑战定玄王。”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由于祖上宿怨,张伯谦对宋阀向来不假言辞,但是有安国公夫人在,他那边也没有什么大动作。可如果张伯谦顺利晋阶为天王的话,即使张阀继续按兵不动,朝野之中可能有不少人会起别样心思。不少中立观望者或会就此倒向张阀。

    宋阀人人面有忧色,安国公夫人却完全不以为意,问:“还有些什么消息?”

    睿亲王道:“这次本王和其他几位王兄巡游各大门阀世家,现就在最近数年间,有一批年轻人修为突飞猛进,而且也没有根基不稳的迹象。”

    “他们并非只靠药剂催成,几乎每个人都在战兵阶段就修炼了战将级的秘法战技至小成。比如赵阀承恩公的二公子赵君弘,就和子宁一样,在天玄春狩后连续晋级,已经摸到了战将门槛。而远东魏家的世子更是在过去一年里,连升了四级!”

    “这样的情况,在张白两阀中也各有几人,其他世家还有一二。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看到一批二十出头的战将。”

    此言一出,众人再次动容。

    门阀世家的嫡系子弟,只要天资够好就不愁资源,因此非常看重根基扎实。与士族和寒门子弟相比,他们在战将前升级度并不快,有时候反而是慢了。但是突破战将的比例则要高许多,而且因为根基厚实,原力精纯,一旦晋阶就会在战力上拉开明显差距。

    按照帝国过往惯例,三十岁之前成为战将,都可以当得起天才二字。比如白阀的白龙甲,就是快到三十时才晋阶战将,但他一经突破就直接越过准将,拥有了少将级战力。

    突破战将有两条公认道路,一是水到渠成,也就是按部就班,修炼至聚气成漩后,直接晋阶。二是压制等级,在此期间反复磨砺原力,精纯凝练驱除杂质,当原力越靠近黎明本源,在突破战将时就会获得越强大的力量。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走第二条道路,大多数人在聚气成漩时,无法容纳和掌控庞大原力,别无选择只能晋阶。而门阀世家子弟则有各种秘法可以尝试压制,一般来说,气漩之势初起后,能压住一年就是天才,如赵君度这样竟然停留了整整五年的,整个帝国也就只有他一人而已。

    可现在睿亲王的意思,分明是说居然会出现一批二十出头的战将,还不会因为升级太快从而影响他们突破战将后的成就?

    宋仲年沉声道:“这难道是帝国中兴之兆?”

    数百年前,帝国迎来“光武中兴”时,英杰辈出。往昔所谓天才,在中兴时代顿时暗淡无光。那时无数名将驰骋沙场,打得黑暗种族节节败退,不光将东6收入帝国版图,还占据了烽火大6的三分之一。

    光武中兴到了后期,帝国门阀也从三阀增长到了九阀。自大秦立国之日起,门阀的标准就没有改变过,所以数量的增加也意味着强者激增,实力上涨。

    难道相隔数百年后,帝国又将迎来一次中兴之期?

    “看来就是如此了。”睿亲王点头道,“我和王兄们大多这么认为。”然而他脸上却无多少喜色。

    宋阀诸人也脸色凝重。

    所谓帝国中兴,也意味着大动荡时代的到来,不仅将体现在面对黑暗种族的战场上,也在于帝国内部的庙堂之上,朝野之间。而且还有一个众人都说不出口的事实,今日不同以往,帝室的实力已经远不如光武年间。

    大秦自立国以来,就是帝室与门阀世家共治天下。帝国的基石是觉醒并拥有了强大原力的世族们,正是他们无数子弟的血肉和生命奠定了四6疆域,也给人族撑起一方休养生息,展壮大的天地。

    一千两百年来,世族享有特殊权利,同时履行保卫疆土责任。在他们的子弟心目中,家族、姓氏、血脉才是最重要的存在。帝室执掌天下,令行三百省,但对各门阀世家的内务却很难插手。在世人眼中,宗族法度往往比帝国律令更有效力。

    在这种情况下,中兴时期,强者辈出,帝室也同样会有人才涌现。然而帝室和世家门阀毕竟基数不同,人数远远少于世家整体,未来十年二十年过去,待这批年轻人成长起来,帝室掌控局面的力量就会下降到一个危险的程度。

    此消彼长,门阀世家力量膨胀,难保不会出一两个想要号令天下的枭雄。

    上次中兴之时,光武大帝无论政略武功均是冠绝当世,曾在三名黑暗大君的围攻下全身而退,震惊世人。是以帝国虽然九阀并立,但帝室之尊崇,却远前代,仅次于开国时期。

    然而当今皇帝却在未央宫内深居简出,很少现身。帝国中坚一代张伯谦、林熙棠双璧闪耀,年轻一代赵君度惊才绝艳,帝室中却仍是两位祖辈的天王在支撑大局,余子虽也有天资优异的,但远远无法和那三人比肩。

    一片沉寂中,所有人心里都缓缓浮上一个想法,乱世将至。

    鲁老忽然道:“既然如此,那些老规矩早就过时,不堪使用。依我看,若把子宁立为继承人,再将子嫣嫁给安人忆,有何不可?以我宋阀资源,那孩子以前根基上的不足完全不是问题。”

    鲁老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就连老祖宗也皱了皱眉,沉吟不语。

    宋阀太上长老苦笑道:“鲁老,此事未免太过惊世骇俗,这让其他门阀世家如何看我高陵宋氏?退一万步讲,这次晋王选妃,十分看好子嫣,难道放着现成的晋王正妃不做,反要去招赘一个寒门甚至可能是平民子弟?别的不说,岂非把晋王得罪死了。”

    鲁老冷笑道:“也不仅仅是安人忆的身份不够吧?说到底你们不愿承认前事之非,把阀主之位交给子宁!只不过,就算子承联姻宗室,也不过保住国公之位,再苟延残喘一代而已。你们就没有想想,真的乱世到来,宋阀处境如何?还不如趁此时机,破旧迎新,浴火重生。”

    宋仲年和太上长老互相看了一眼,都是苦笑,也不反驳鲁老,因为有些话实在说不出口。事情并没有鲁老说的那么简单,已经稳固的势力分配,就算宋仲年这个阀主,也不是一句话就能让下面人乖乖另奉新主的。

    宋子宁根基太浅,年纪太轻,若想掌稳权柄,至少要连根拔除几个支系来立威。大长老宋仲埕那一系必在其中,这个过程中,不知道会流多少宋阀子弟的血。而宋阀嫡系向来人丁不旺,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内耗。

    到时浴火之后,恐怕还未重生,先化灰烬。

    安人忆确实是一把好刀,然而太过锋锐。他晋阶战将而不陨落,将来的宋阀根本没人能够掌握他,就连宋子宁本人恐怕都要费很大力气。这种情况下,宋仲年和太上长老哪敢以嫡女招赘,让他拥有分立一系的权力。

    鲁老这番惊人之语已涉及宋阀深层次的内务,睿亲王在一边听着,只能不断喝酒,连头都不抬了。

    最后安国公夫人叹了口气,说:“内选阀阅,嫡正传承,贵寒不通婚,是门阀世家立足之本。若平白无故地打破这些规矩,我们宋家就是与天下世族为敌,不等乱世到来,自己就先内乱了。此事,再议吧。”

    安国公夫人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是绝无可能。鲁老脸色悻悻,满脸不服,但也不说话了。

    此际宋阀之势,大厦将颓。动则取死,不动则等死,取舍之间,实是至艰至难。

    “莲心小筑”这边气氛凝滞的时候,“云深堂”别院却恢复了平静。所有话都说开后,宋子宁很快收拾起低落了好几天的心情,拉着千夜去院中小酌。

    两人在月下对坐,一瓶酒,四五碟小菜,又有美人执壶,轻酌浅唱,就作为离别的宴席。

    大考既然已经尘埃落定,黑流城那边的形势近期可能有很大变化,千夜就没有多留,第二天下午离开了宋阀,搭乘浮空艇回返永夜大6。

    一回到黑流城,千夜还来不及把宋子宁提出的计划方案交代给宋虎,魏柏年的亲卫就先上门来了。
永夜君王最新章节http://www.lzcnn.com//yongyejunw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巫神纪仙武同修五行天灭世武修元尊全能运动员飞剑问道都市奇缘农家仙田逆天邪神